我头上有犄角♪

画风有如精神分裂。

楼梯间的KISS


#来自方叶群的脑洞#

楼梯间Kiss,有两位小天使给了配文!请搭配食用❤

@唧茸蘑菇汤 :

方锐觉得自己从认识叶修后才算是到达了自己人生的巅峰,哪怕是第一盗贼都得在今天靠边站。
叶修给了他许多第一次。总冠军、转型,再到今天的走向全世界。
还有同性恋世界的这道大门。
最近的更新是,他和那些拼的死去活来的战队一起,踏在了苏黎世的土地上,代表着国家开始新的征程。

“说起来,我还真是自从认识你以后,整个人生都被搞得天翻地覆了啊。”好不容易才从满是异域人的公众区穿过来,方锐如释重负的靠在了楼梯栏杆上,像是抱怨又仿佛感慨的这么说了一句。
“怎么?感觉如何?”叶修就在他上面的台阶上,虽然在理论上说是隔了一层楼的距离,但从楼梯相折的那一块空挡里,还是可以互相探出身子去接触。叶修的脸此时就倒着出现在他眼前,刘海受地心引力的影响而软软的垂下来。烟雾随着他的话语被喷吐出来,晕了方锐一脸。
“擦,你别把烟灰抖我脸上!”方锐直起头夸张的甩了甩,叶修也笑呵呵的抬起头来,意味不明。
方锐揉了把脸,半晌又叹了口气,说道:“现在还觉得和在做梦一样。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,现在就被我踩在脚下了,而且还要在这里打荣耀的世界赛。”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微微侧过去,耳朵像是都能感觉到从叶修呼出的热气。好像泡了温水的糯米纸,把他的耳朵给小心翼翼的包拢起来。
“挺煽情啊,真不习惯。”叶修把头撇开些把剩下的烟雾吐出,可惜风向不配合,还是一点点都吹到了方锐那里。
“这感觉很奇妙啊,我说了你能明白吧?”方锐歪了歪脖子,伸手在脖颈上抓了几把,“从总冠军到这里都太玄乎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……还有刚刚瑞典队里面有个女的,你看见没!那么高的个儿!”
方锐说着说着就比划起来,右手抬高了一挥,举到他头顶还要高一些的地方,说:“她朝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我都傻了,还和我打招呼,你说她看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和看小黄人似的?”
叶修看着方锐手脚并用的说明呵呵笑,不小心还被烟给呛了把,咳了几声。“还没比赛呢方锐大大,你别现在就怂了丢人啊?”
方锐也冲他咧咧嘴,嘴咧的还挺弯。但他顿了顿,那笑容又倏地收了回去。
“真神奇啊,命运这东西。”方锐也不知自己今天是怎么的,突然就想说这些煽情的东西,丢不丢人什么的也来不及考虑了,“第一次觉得‘荣耀’这游戏这么切合人生主题,打第十赛季,现在为国争光也是。和你们一起拿冠军的时候特别兴奋,特别是和你……们,一起站在颁奖台上面的时候,现在也是,虽然在这个满是老外的地方挺没安全感的,不过……”他讲到这里,像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尖,“觉得特别自豪。”
叶修没接话。没有嘲讽也没有应和。时间久了,气氛不知不觉的就尴尬起来。
方锐也察觉到了这微妙的状态,胡乱的抓了抓头发,像是这样能缓解尴尬似的。而那短短的头发受了这样的蹂躏也翘不起来,只是看起来变得蓬松了些。
“咳,我说什么呢,”他觉得向来自诩厚似城墙的脸皮都有点在烧,“自己都不明白什么意思。”
叶修摇摇头,却是自然地接过了话茬:“不。我知道你什么意思。”想了想,他也不自然的笑了,“大概因为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吧。”
“恩?”方锐停下了蹂躏自己头发的动作,有些愣愣的转过头去,想观察叶修的表情。
比他的视线还要更快的,是鼻尖萦绕着的烟草气息。一如既往的标识着叶修的身份。
然后是味觉。嘴唇上的柔软,以及烟草微涩的苦味。
方锐有些懵,甚至等到叶修把嘴唇抽开的时候,都只能傻乎乎的张着嘴,半天才发出一句拟声词来。
“等下比赛加油啊,方锐大大。”叶修笑着把香烟再度叼进嘴里,“我先到上面去等你。”
“啊?……恩……哦。”方锐好像还没回过神,回应依旧一愣一愣的。
“啊,对了。”叶修往台阶上迈了两步,蓦地又仿佛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来朝他说道,“你行的,看我真诚的眼睛!”

时间好像突然回到很久很久以前。不过又不是太久,其实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。让方锐觉得像是很遥远了,却又鲜活的出现在眼前。
不过那时候是角色对换,由他在台阶上对叶修说,然后被他狠狠踢了一脚。
那时候他还穿着兴欣的红白队服,沐浴的是别人嘲笑和不屑的流言蜚语。

现在呢?
方锐朝他得意的咧开了嘴,理了理自己身上国家队的队服。
荣耀的标志下标识着“CHINA”这五个英文字符,金色的LOGO搭配漆黑的底色,更显得璀璨夺目。
现在的他,沐浴的是“荣耀”。毫不修饰的,切切实实的“荣耀”。

“那是当然的吧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@有食 :

方锐突然怨恨起这通往比赛场地的阶梯,他就看着那身着跟自己相同服饰的人的侧身——对方已经到达这回旋式楼梯的另一边。此刻,他们走得方向相向,却都是往着上登去的。看似几近相碰,但永远相差一个回转的距离,一个不同层面上的高度。这已经显得有些残忍,他勾起一抹苦笑。

仅仅转而想之,方锐突然又感激起这楼梯,它不是径直通往他们目的地的,这样他不会只能带些苦闷地注视对方的背影。现在,只要能下来点就好了,对,下来点。

“……下来点。”方锐鬼使神差地把心里想的给泄漏出口,他凝视的身影也有了不一样的动作。叶修恰巧站在了他的身旁,在看着他,他们只隔着一层护栏。

“头,下来点。”虽然感到了尴尬,方锐依旧这么说道,轻轻地,在这寂静的地方显得更具蛊惑人心的魔力。

叶修显然还未明白对方怎么忽地就说出这么一句话,但他顺着对方的话,夹着烟蒂的手扶上护栏,微低首。

“低点,再低点……”

彼此的眼瞳中,都有对方渐渐放大的面庞。叶修突然觉得这距离有些过分得近了,他停下动作,拒绝再靠近似的轻咳了一声,口中尚残留的一丝烟气喷洒到了方锐的脸上。方锐就像是被这气息引了去,缓缓仰起头,贴上那片微张开的柔软。

留以他们的二人世界如此窄小,但是方锐觉得够了,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人,正创造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小秘密。

叶修的手搭在了方锐的后脑上,无形加深了这一接触。他们濡湿的舌面逐渐贴合、缠绕,轻柔地摩过彼此口中的每处,就像他们的相知相识。

时间不会为他们停滞,最终还是分离。方锐凝视叶修那张染上了点浅淡的红,不发一言。

“方锐大大这是在表示‘加油’?”而后,还是叶修开了口。

“……啊?哦,是啊。”撒谎对于大人,就像是一句家常话,普通至极。方锐看向那总笑得含着些嘲讽的面容,他确信对方也感受到他们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了,从这个来得有些荒诞的吻开始。“加油,我们可是冲着世界冠军去的。”他扬起笑,虽然多半是为了遮掩。

下一秒,却让他睁大了眼睛。确实有一瞬,叶修凑上去,碰上了他的唇。“承蒙吉言。”叶修说。

好像,心跳得有点快。

   
© 我头上有犄角♪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15)
热度(414)